心情日记

梦里猫落(新)

佩佩 · 11月13日 · 2020年 · · · · · 1704次查看

说明:

最近偶然找到了部分残存,和之前的版本不太一样,但仍没有结余部分。之前版本:

梦里猫落

2018-2-12 0

午后,门外。

一头猪。

噢,不!它不是猪!

它——它竟然是一只!身体如小猪!怎么会有如此大的

它,它到底哪儿来的啊!

一阵惊讶之后,我走到了它的跟前。

“你好啊!你哪儿来的啊?”

“喵——”声音软弱无力。

看它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已经猜到它应该是一只流浪,联想到流浪者的孤苦伶仃的境遇,顿生恻隐之心。

可怜的小生活太残酷了!

唉,不想了不想了!

我想抱抱它。

我用柔软的脚步移向它,大概是感应到了我对它的怜爱吧,竟没有退缩。

任凭我靠近而它,极其乖巧,张口不停地唤我。

也许是太饿的原因吧,怀中的它轻盈得让我心碎!

痛定思痛,眼下最要紧的是填饱它的肚子!

我抱紧它,寻找食物。

我把我所有的干粮都找了出来,仍是杯水车薪。

我将搜寻来的干粮泡在温水中,待稍软了一些,便拿来给它吃。

我将食物放在它旁边,示意它可以吃了。

它将身子缓慢地移到食物旁边,嘴巴在碰到食物的前一刻,有朝我喵了一声。

见它伸出粉嫩的小舌,轻轻地在茶水中发出“喋喋”的声音。

这紧凑而有节奏,渐渐地,在我心中荡漾开来。

何种生物,吃东西时的声音竟也叫人如此心碎!

“喵……”

我闻声望去。

看到一个光得刺眼的瓷器皿。

就这样,静静地躺在它的面前,完全迥异于之前我给它时瓷器皿的样子!

不知怎莫了,胸口又开始抽搐起来。

看来我是不能喂饱它了,看着它那异乎寻常的肚子,心如火砧。

我把阿的碗拿来给它舔了舔。

太阳已经向西倾斜,可它似乎并不甘心,用它那强烈的光芒仍照得庭院里的花草抬不起头来。

每一个流浪者都是都是上帝送给收养者的礼物。于是,我收下了这份大礼。

又加入了一名新成员,我得召集所有成员可个迎新大会啊!于是,本集体的另一名成员——阿

一见到我,立马朝我奔来,屁股上的尾巴一个劲儿地摆动着。

忽然,看见我身旁一庞然大物!体型与之匹敌!

立马又停止了飞奔的步伐,瞬时警觉起来。

惊惶地朝着我身旁的庞然大物咆哮了起来,不时地看向我,似乎在询问我身旁这货是怎么回事?

“什么!?你在外面有了,竟然还带了回来!!!”

在它身旁蹲了下来。我的手轻轻地抚摸它的脑袋,它也不抗拒,反倒是很享受的样子!

右手抚过它的脑袋直至尾巴,部分皮毛在我手指间划过,竟然不糙手!它的皮毛依旧柔滑!

难怪,人家都说是最自恋最爱美的。

无论什么时候,都不会容许自己的的皮毛有一丝污垢!

自恋,在大部分人看来,是贬义的。而我要赞美它。

自恋的代表花,是水仙。

相传是古希腊一个极其自恋的美男子的化身。

不过,我喜欢它,可不是因为它是美男子的化身哦!

因为,我体会到了张悦然那“水仙已乘鲤鱼去”的洒脱。

是它,让我从深深的自卑中走了出来,重新给我以信心,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因此,我我深深地喜欢上了象征自恋的水仙花。

如今,这只可怜的儿展现出的自恋感,使我更加怜爱它了。

我没有出声。轻轻地抱起它,入我怀。

(手稿丢失,遂终结。)


本文作者:佩佩
原文链接:https://www.nange.cn/the-cat-died-in-the-dream-new.html
版权声明:若无特殊注明,文章均为本站【楠格】原创,并以《知识共享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 (CC BY-NC-SA 4.0)》协议进行许可,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否则谢绝转载!

0 条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