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日记

梦里有晨光

佩佩 · 1月21日 · 2018年 · · · · 473次查看
梦里有晨光

正在教室里自习,忽然听到外边一阵躁动,一个穿着黑T恤的男生慌忙走过来对我说:“赶紧走!这里要有事了……”

他是我一个好朋友也是我同校同学的最信任的兄弟。话没说完,教室里瞬间涌入了黑压压的一大片穿黑T恤的人。

黑T恤男生带着我和我平时玩得好的几个同学从一大片黑压压的人群里的绿色通道里跑了出来。

我回头看了下,不用数,是两千人。

之前他们都说过的,要来一次火拼。他们,一个是刚才黑T恤的大哥,另一个就是我的另一个好朋友,他也是为霸一方的头头。

他们都是我的好朋友,帮过我很多。可是他们之间一直有说不清的矛盾,这矛盾持续了有十几年了,他们之间的冲突一直不断。外人只是认为一山不容二虎。他们的事我向来是不参与的。

不过,这次的突袭,是我另一个好朋友毫无防备的。

可想而知,我的另一个好朋友是多么的被动,此次又是凶多吉少了。

从教室里跑出来后,我的其他同学都各自分散了。

校园里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那两千人给吸引过去了。

边走在路上边担心,这下教室又成地狱了,我却只担心我未来得及带走的书本和茶杯。。。

突然想到手机不能静音,担心如果有电话或者信息就会响铃和亮屏(当时是黑夜,而且学校里是不允许学生带手机的),所以就躲到操场一偏僻处,掏出手机把打电话和接电话功能一块儿锁定了,又想到短信来了会亮屏,唉,直接关机!

宿舍是不想去了,所以就在校门口的小卖铺过夜了(小卖铺有我股份)。

第二天清晨,在校门口看到我的另外一个好朋友头贴地趴在地上,丝毫未动。头上脸上都是殷红的血迹和伤痕。浑身的血迹几乎看不出来他穿的是一件白色衬衣。

我不知道他有没有气息,我从来没见过死人和太过血腥得场面。我很害怕,腿软。不敢上前去查看,但又担心他。

突然想到拿手机叫救护车!

掏出手机,开机,可恶!打电话功能被我锁死了!

小卖铺只有我有通讯工具,无奈走上大街,看见三个大妈在聊天。

走过去,“阿姨,能帮我打下120呢?放心,打120是不收话费的。”

“我没有手机。”其中一个说。

“我也没有手机。”另一个说。

“好啊!”最后一个阿姨回答。

“出什么事了么?”

我把被子拉到一个很大的环保树后面。

“我要救我朋友!”我往学校门口方向指了指。

此时的我特别害怕,不是担心朋友死了,而是担心我那个大哥好朋友不会不安排有人专门盯着我这个生死不明的另一个好朋友。

如果有人胆敢救他,他一定也不会放过救他的那个人!

虽然我们是好朋友,但我还是特别害怕。

“你们是同学?他是好人么?”

“嗯,他是好人,他很生气。”

“嗯?!”

“哦,他很义气!”

“我家有固定电话,走,跟我来。”

“你家远么?”

“不远,就在学校附近。”

“好。”

同意去她家的更重要的原因是离校门口越远越好,这样他们就不容易发现是我打电话救的他了。

到了她家我才发现,原来阿姨也是开小卖铺的,而且是和学校操场通的那家。

“阿姨,您电话在哪儿?这事很急啊!”

“你先坐会儿,喝点茶。”

“您不帮就算了。”

说完起身就打开那扇联通学校操场的门。

我也想明白了,阿姨不肯帮我的原因肯定是我的小卖铺这几年抢走了她大部分的顾客。

出了门,心里的恐惧丝毫未减。

随便打开左手边的另一扇门,迷迷糊糊的上了一特别狭窄的楼梯,楼梯尽头有几个穿白衬衣的同学,看我来了,没一个人理会我。

这是个狭小空间,上面是一个半球形透明玻璃遮罩,像一个飞船模型。

往外看,原来这是我校正在举办的科技展览大赛。

玻璃遮罩外,我竟然看见了我最最最要好的朋友,她也是我同校同学。看到她的那一刻,心中的恐惧和担心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看见她,能感受到很强烈的安全感。

她身穿白色T恤,深蓝色百褶裙。很久没见了,第一次见她这样的穿着,印象里她还是那个短发豪爽不拘小节天真活泼可爱的她。

如今的她,感情饱满,神采飞扬地正在为大家解说我身处的这个飞船。

她目光往这边看的时候,立马向她招了招手,却忘了覆盖在我们上面的玻璃遮罩,头和手背都碰到了到上面。一阵酸痛。

此刻她也看见了我。眼睛里一道奇异的光芒一闪而过。激动的表情无以言表。

她按了下手中的遥控,打开了玻璃遮罩。

(完)

佩佩

二零一八年一月廿一凌晨

0 条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