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日记

只剩星星会流泪

佩佩 · 4月10日 · 2012年 · 216次查看

闫颜/文

叶紫紫来找我的时候我正和一群哥们在操场上打篮球,她在不远处高声喊我的名字,“沈远,你快过来。”身边的哥们挤眉弄眼地暗示我别惹怒了大小姐,学着叶紫紫的口气添油加醋地说:“沈远,你快来嘛,人家等不及了。”

我有些不耐烦地跑到叶紫紫身边,她不顾周围来往的行人开始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向我控诉:“沈远,你说我哪里对他不好,天冷了嘱咐他加衣服,天热了给他送冰水,他说他忙我就一个人待着,他心情好了我就陪他到处玩,你说,我哪里对不起他了?”

叶紫紫口中的“他”是她现在名义上的男朋友王益铭——那种似乎无所不能的、英俊的、迷倒无数花痴少女的完美少年。  

    很不幸的是,叶紫紫是无数花痴少女中的一个。更不幸的是,叶紫紫很“幸运”地成了王益铭名义上的女朋友。

所谓名义上的就是有名无实,正如叶紫紫所说她对王益铭可谓掏心掏肺、嘘寒问暖,王益铭对她却始终不冷不热,开心了就叫上她一起玩,不开心了就把她拋诸脑后,除了承认叶紫紫是他的女朋友外,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他把叶紫紫当回事。

天知道,他承认过多少女孩为正式女朋友。  

我看着叶紫紫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像祥林嫂一样念叨她和王益铭之间的种种,根本不知道拿什么话安慰她,这一个月以来叶紫紫被王益铭折磨得够呛,我也被叶紫紫折磨得快疯掉了,我简直成了她倾诉的垃圾桶。任何时候,只要她在王益铭那里受了委屈,她就会“不远万里”地找到我,然后反反复复念叨她对王益铭的付出,安慰的话语我在一个月以内已经说得自己都厌烦了,所以我只是沉默地看着她,面无表情地听她倾诉,仿佛在看一部已经看了无数遍的旧电影。

就在这时叶紫紫停止了喋喋不休,她直视着我说沈远,是不是现在连你都觉得我很烦?”我被她的突然一问弄得有些不知所措,只好结结巴巴地否认。

“你不用说了,我知道现在的我很令人讨厌,因为连我自己都讨厌现在的自己。”说完她就跑开了,我望着叶紫紫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视线里,突然感到有点内疚。

我记得,和王益铭在一起之前,叶紫紫找我倾诉的更多的是她的后妈对她如何不好,例如不允许她买心仪已久的漂亮衣服,却要给刚出生的小弟弟买进口奶粉。那个时候我十分乐意叶紫紫来找我,除了能满足我了解她家隐私的八卦欲,还能充分展现我的口才。那时叶紫紫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真想掐死他”,但我始终没能弄明白这个“他”指的是她后妈还是那个刚出生的小男孩。

叶紫紫的爸爸很有本事,在我们这个城市都算得上有头有脸的人物,每天有专职司机来接他去各种地方,叶紫紫说他爸爸每天晚上要赶赴不同的饭局,“沈远,你知道吗,我爸爸管这叫‘赶场子’。”叶紫紫说这话的时候脸上闪烁着金色的骄傲,即使她怨恨她爸爸娶了年轻的后妈,又给她带来—个尚在喝奶粉的小朋友,对她的爱和关怀早已不复当初,但是这种因为父亲光辉的形象和令人点头哈腰的社会地位而带来的骄傲感永远都不会泯灭。

但我明明记得在我和叶紫紫都还小的时候,在叶爸爸远没有现在风光的时候,他们一家还是很和睦的。

由于我和叶紫紫家只隔了一条街,所以叶紫紫常来我家写作业,那时候她说得最多的是她妈妈对她多么严厉,不准她看电视不准出去玩,只有她考了全班前十才可能给她买那个大大的毛绒熊。

那时我们还在读小学,叶紫紫的成绩不是很好,但很喜欢画画,可是她妈妈果断地拒绝了叶紫紫学画画的请求,反而更加严厉地督察叶紫紫的学习。时隔多年,我早已记不清叶紫紫的妈妈长什么模样了,留在脑海里的只有叶紫紫口中那个严厉的、不讲理的形象。

后来在我和叶紫紫小升初的时候,叶紫紫的爸妈选择了离婚,叶紫紫被判给了爸爸,再后来她爸爸又娶了新太太,生了小弟弟。在这期间,叶紫紫的爸爸曾经提过要叶紫紫学画画的建议,毕竟叶爸爸觉得有愧于女儿,而且凭他现在的身份完全可以给叶紫紫找全市最好的老师,但叶紫紫拒绝了。我问她为什么,她只是摇摇头,“沈远,那种感觉早就找不到了。”

小学、初中我和叶紫紫都在同一所学校同一个班,加上我们两家只相隔一条街,所以我和叶紫紫的关系自然比其他同学要亲近一叶紫紫由于成绩不好,很难讨任课老师喜欢,初中加上物理、化学以后她的成绩更是糟糕得一塌糊涂。但是叶紫紫在学校很有人缘,不仅因为她爸爸的关系,更多的是叶紫紫算得上一个长相乖巧、性格开朗的姑娘。她为人处世也很大方,是那种你对她好她就会加倍对你好的人,所以初中三年追她的男孩子还挺多,但叶紫紫始终单着,她拍着我的肩笑呵呵地说:“沈远,你是我唯一的男朋友。”

我为她这话差点闹了个红脸,她却说:“别害怕,我只是借你当下挡箭牌,否则那些男生又要穷追猛打了。”

“叶紫紫,你还真把自己当个事。”

“沈远,你应该说你感到很幸福。”

我不再跟叶紫紫争辩,这种争辩完全没有意义,要是小时候我非捉弄她一番不可。我的那些哥们常常怀疑我跟叶紫紫的关系,按理说叶紫紫是王益铭的女朋友,但是她偏偏又跟我走得很近,而且大家都知道我跟她算得上“发小”,所以很多人常常拿我和叶紫紫开玩笑。我能理解,毕竟在大多数人眼中我对叶紫紫确实有些不一样,可谓招之即来挥之即去,她求我的任何事我都会答应。有的时候连我自己都感到不解,我沈远堂堂一个男子汉凭什么要做叶紫紫的小奴才。

自那次我对叶紫紫的倾诉表现出漠不关心后,叶紫紫再也没找过我,我不知道这次她是不是真的生气了。但我在校园里见过她几次,有时她一个人行色匆匆,有时是跟在王益铭身后像小丫鬟似的给他拿衣服。我想一旦遭遇爱情,再聪明的女孩都会变成一个傻子,她们把男孩当皇帝般宠着,当父亲般依赖着,当上帝般景仰着,全心全意、掏心掏肺,却不曾想她们捧着的那个人也许只是视她们为寂寞时的玩伴。

就像小时候要找个人陪你打发假期漫长无聊的时光,上学的时候要找个人陪你一起上厕所,一起放学,一起写作业一样。当成长扑面而来,这些玩伴便成了回忆里随风飘散的沙尘。

叶紫紫一定懂得这个道理,但是她一直奢望用自己的努力与真心换得王益铭的感激与疼惜。

但这不是考试。不是你付出努力,就会取得好成绩。

转眼冬天就来了。新城下第一场雪的时候我才恍然想起,距离上次叶紫紫到篮球场找我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我不知道她现在过得好不好。于是我决定放学后在校门口等她一起回家,如果叶紫紫原谅我的话说不定我会顺路带她吃顿肯德基。

放学铃一响我就迅速冲出了教室,人群从我身边渐次散去,我等了半个多小时都没看见叶紫紫,难道她今天做值日?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我犹豫片刻决定去教室找她。

叶紫紫的班在三楼,这个时候教学楼里已经没什么人了。我顺着楼梯往上走,走到拐角处突然听到有人在哭,是叶紫紫。

“叶紫紫,你还没有明白吗,自始至终我就没有喜欢过你,只是因为你对我很好,所以我才不忍心伤害你。”是王益铭的声音。

“益铭,我哪里做错了?我对你还不够好吗?”

“你每天像个小丫鬟一样跟着我、监视我,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还不是怕我去找别的女孩?我告诉你叶紫紫,不爱就是不爱,即使你给我全世界,我还是不爱你。”

没等王益铭说完,我就冲过去给了他一拳。

那天我和王益铭打得很厉害,双方都挂了彩,王益铭差点被我毁了容,好几周没来学校上课。但事情的结果是我被学校记了过,尽管我跟教导主任再三解释,但他都认为首先动手的人是我,所以杀鸡儆猴、以正校风,这个处罚我非领不可。后来叶紫紫求她爸,动用了她爸的面子学校才把我的处分给悄悄撤了。

从那以后,叶紫紫再也没有在我面前提过王益铭,我也是在这时候才发现原来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叶紫紫竟然留起了长发,想来是王益铭喜欢长发的女孩。

我们彼此心照不宣,谁都没有再提以前的事。叶紫紫似乎又回到了以前的样子,时常来找我“诉苦”,关于她的后妈,关于那些追求她的男孩子,但我又常常觉得,叶紫紫不再是以前的叶紫紫了。

是谁说过,一旦失恋,女孩就会从温婉可人的天使变成无恶不作的毒妇?叶紫紫的无恶不作是对自己的不放过。

我明白,她忘不了他。

在叶紫紫的成长中,她只有两样东西想要却没有得到过,一样是学画画,一样便是王益铭。在她遇见的人中,只有两个人狠狠地伤害过她,一个是她亲妈,一个便是王益铭。他们都留给她足够的回忆,使得她每每回想起来便泪眼婆娑。

我一直以为是叶紫紫的爸爸发达了才要和叶紫紫的妈妈离婚,后来我才隐约知道,事实上是叶紫紫的妈妈背叛在先,她和她的初恋情人远走他乡了。我曾试图从我妈口中探得更多关于叶紫紫爸妈离婚的缘由,但是每当提及这个话题,我妈总会劈头盖脸地把我一顿臭骂。

叶紫紫的爸妈刚离婚那阵子,有次我和叶紫紫放学一起回家,在路边等车的时候有个小孩在哭闹,他妈妈像所有妈妈一样用惯用的伎俩哄他,“再哭妈妈就不要你了。”

车水马龙中,我看见叶紫紫哭了。她说:“沈远,是不是因为我不乖不听话,成绩不好我妈妈才离开我的?”

说真的,有的时候我回想起我们小时候的事,只要想到当时她的样子,我就觉得心脏有点发紧。

初中那会儿,也就是叶紫紫爸妈刚离婚的那阵子,有次语文老师让我们写一篇类似《我的家》的作文。叶紫紫的那篇习作很罕见地被当成范文在班里读,我记得里面有这样的句子“我有一个幸福的家,我的爸爸妈妈都很爱我”。有一次不知道因为什么我们吵架了,于是我跟班里同学说“叶紫紫的爸妈早就离婚了,她撒谎”,大家纷纷取笑她,那个时候叶紫紫哭得好伤心。

其实叶紫紫不知道的是,那个时候我爸妈也离婚了。我爸爸莫名其妙地抛弃了我和我妈妈,一点预兆都没有,只在我某天回家的时候,我妈妈红肿着眼睛跟我说:“小远,你爸爸走了。”此后有很多天,我妈妈都把自己锁在屋子里无声地哭泣,而我不敢问一句关于爸爸的事,我想破脑袋也想不出那个“走”究竟是拋妻弃子还是命丧九泉。

如今想来,那个时候的我真是镇定,不哭不闹不吵,我乖乖地自己做饭吃,一如既往地上课放学。也许突如其来的“离开”让我自我麻痹地以为父亲只是如往常一般出差去了很远的地方。我妈妈在日后漫长的光阴里始终不愿提及我爸爸,那是她心里的一道坎,用尽一生也迈不过去。她只是轻描淡写地告诉我,我爸爸和另外一个女人好了,不要我们了,除此以外什么都不愿多说。

所以当叶紫紫红着眼睛问我“沈远,是不是因为我不乖不听话,成绩不好我妈妈才离开我的”的时候,我真的觉得仿佛有一根细线紧紧缠住心脏般难受。那个时候我在心里说,叶紫紫,只要有我在就不会让你受一点委屈。

我和王益铭打架事件过去没多久,王益铭身边便出现了另外一个女孩,那个女孩比叶紫紫好看,但和叶紫紫走的不是一路线。叶紫紫以前像王益铭的小丫鬟,但个女孩却让王益铭像她的小跟班。是的,她走的是当下最流行的野蛮女友的路线。

有天,我和叶紫紫在食堂一起吃饭,看见王益铭十分殷勤地去排队打饭,我对叶紫紫说:“你看,一物降一物。”

叶紫紫没有应答,只是闷头吃饭。

叶紫紫和王益铭分手后,我的那些哥们总是怂恿我去追求叶紫紫,按照他们的逻辑来看,我之所以对叶紫紫这么好是因为早有企图,每次我都笑笑不接话。倒是叶紫紫有一次神经错乱地问我沈远,你觉得我们俩在一起怎么样?”

我仔细地观察叶紫紫,试图从她的面无表情中分辨她这话的可信度,“叶紫紫,你今天忘记吃药了吗?”

“沈远,我不是在开玩笑。”

我思索了很久叶紫紫那天的真实意图到底是所谓的表白还是故意的捉弄,但叶紫紫随即用实际行动给了我回答,这个回答还是我的哥们传达给我的。他们说,叶紫紫又和王益铭在一起了。

是的,我看见了。叶紫紫不再像丫鬟一样跟在王益铭身后,他搂着她纤细的腰肢,穿过芙蓉花妖娆多姿的校园。

我恨叶紫紫。

有一次我在食堂碰见她,叶紫紫跟我打招呼,我努力装作早已忘记了她说的那些话,不想被她认为我自作多情。

“沈远,我和王益铭和好了。”

“哦。”

“他说和那个野蛮女友在一起以后才知道我对他有多好,所以他后悔了,……你知道,我还没忘了他。”

“嗯。”

“沈远,那我先走了,他还在那边等我呢。”

“好。”

她慢慢消失在拥挤的人群里,却在我心里越来越清晰。

十一

后来我听说,王益铭对叶紫紫还算不错,至少不再像以前那样只在无聊时找她。我的哥们都取笑我说我只是叶紫紫失恋的避风港。起初我还只是假装不介意地笑笑,后来我真的难过了。叶紫紫,我该祝福你守得云开见月明吗?

那天我们一群人去喝酒,我第一次喝得不省人事,恍惚中我似乎又看见了幼年的叶紫紫,那个时候她扎着傻气的羊角辫,脸蛋永远是红红的,伴随着酒意她在我脑中渐渐清晰起来,她跟我说“沈远,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风在脸上肃肃地吹,我睁开眼睛看见了叶紫紫。不知道大家什么时候都已经散了,也不知道叶紫紫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沈远,对不起。”

我的鼻子一酸,怎么梦里梦外她都跟我说对不起。

“沈远,这么多年你对我一直很好,我知道。”

我揉了揉乱糟糟的头发,头还有点痛,梦中的景象似乎还很清晰。

“叶紫紫,我爱了你这么多年。”

十二

我的眼泪落下来,这座城市夜晚的灯火原来一点都不好看,不温暖,也不明亮。小的时候,爸妈总是告诉我,天上—颗星,地上一个人,人是散落在凡间的星。长大以后的我一直在想,天上的星每天都看着地上的人,却无法洒落凡间,它们会不会寂寞,会不会在黑色的天幕下流泪?

叶紫紫的背影消失在夜晚深深的寂寞中,像一首孤单的小诗。她最后跟我说:“沈远,你到现在都不知道吧,为什么我爸妈和你爸妈会在同一时期离婚?为什么我始终不能接受你的爱?”

“因为和我妈妈私奔的那个人不是别人,是你沈远的爸爸。”

(剧终)

0 条回应